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そらまふ】午夜_1

#这儿木风Kikaze,你们爱叫什么随意啊
#初次写soramafu请多指教
#会有ooc
#废话都在文末


まふまふ站在昏暗的玄关里,略带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照片。照片上,一个黑发的男孩子冷漠地注视着镜头,与周围格格不入。

“诶请问是来面试的吗?面试的话要在这边拐弯哦……”
“…!我…不…那个………”まふ一惊,急忙辩解,“我是那个…客人……”声音越来越小。
“啊是这样么……那么这里直接走进去就可以了,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那人略显疑惑,之后立刻给了まふ一个标准的职业化笑容。
まふ再次看了一眼那张照片,“そらる……”他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捏了捏拳头,仿佛下定了莫大的决心一般向玄关深处走去。

向店员报上そらる的名字后,店员似乎是略带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告诉他そらる现在客人有点多,如果他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在边上坐着,或者换个人。
まふ执意一定要そらる。然而真的走到そらる身边后,他终于明白店员那怜悯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そらる所在的那一个卡座比起其他的已经算是比较大的了,但看起来仍然不是很够。他翘着腿坐在中间,一只手随意地搭在沙发的靠背上,另一只手端着高脚杯,时不时凑到嘴边啜饮一口。眼睛慵懒地半眯着,再加上略长的刘海使人看不太清他的眼神,但毫无疑问即使这样他还是充满了吸引力。
まふ小心翼翼地在沙发边缘坐了下来,要了一支不算太贵的红酒低头慢慢抿着,时不时抬头看一眼そらる,再很快低下头去。

半晌,そらる好像突然注意到了沙发边缘多出来的人,谁让まふまふ的一头白发在哪里都那么显眼。
そらる看了眼店员,确认这个男孩是顾客而非新人。稍稍打量了几眼,不想正好与少年抬起的视线撞了个满怀。那是一双极为漂亮和罕见的红色眼瞳,让人有一种会被吸进去的错觉。他登时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花了不少时间和嘴皮说服那些女人现在从他身边离开并且不惹到她们。向不远处的店员眼神示意后,现在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好好观察这个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そらる,”他欠了欠身,“你应该已经知道了的。”
少年抖了一下,像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快速地看了眼そらる,嗫嚅道:“まふまふ……”
见状,そらる的玩心又多了几分,眼前的少年逗弄起来一定很有意思。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的吧,嗯?”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挪到少年身旁,故意凑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这种地方…会发生什么……可没人能保证啊……”
刻意控制的气息呼在少年耳朵上,少年果不其然又震颤了一下,缩了缩身子,耳尖泛起了粉红色。
“你们不是做正经生意的吗?那种事情……像你们这种规模的店是根本不屑于做的吧……?”まふまふ声音小小的,说出来的话倒是很有道理。
そらる一愣,好像跟脑海中设想的剧本不太一样啊。没办法,只好接着少年的话讲下去:“那你一个男孩子在午夜时分过来,指名了这家店的头牌,是想干什么呢?”

“诶!”まふ发出了一个语气词向不知道谁表示惊讶,想了想那个其实没什么但总觉得不太好意思的理由,硬是装作若有所思犹豫开口的样子给自己灌了一大口红酒。
在まふ这边内心纠结到底该不该把真实理由也就是与友人大冒险输了讲出来还是瞎编个什么听起来很深沉的理由然后赶紧跑路时,そらる端着酒杯又靠回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まふ。
几分钟后,そらる觉得看样子少年是不会讲了,兀自相信了他可能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理由,便扯开话题:“那先不谈这个,讲点别的?比方说……你成年了吗?”
这是明知故问,毕竟作为一家正经的店,店员还是要检查身份证的。但眼前的少年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像成年的样子,要不是在店里そらる一定会以为对方是个高中生。而直觉告诉そらる这个问题可以踩到少年的某个点。
“废、废话我当然成年了!21岁哦!”まふ差点跳起来,然后仿佛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一样又喝了一大口酒。
まふ酒量本就不好,这样来来回回几个问题一瓶红酒竟也见底了。そらる看了看眼前已经意识模糊的少年,一边在心里骂自己干嘛好死不死来逗弄这个少年,一边担心要真把少年放这儿不管会出事情。于是他跟店员打了声招呼,收拾下东西便扶起まふ向外走去。

———TBC———

初次写soramafu的文还是有点小紧张的,毕竟刚入圈没多久,并且像开头提醒的一样当中mafu差点跳起来那段确实是ooc【你还好意思说。但是相信我以后会有改进的!【看我真挚的眼神
你们知道当我刚写到soraru时耳机刚好随机播放到soraru的歌时我有多兴奋么!半夜差点跳起来!
总之有任何想法or意见or建议欢迎评论或私信!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