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luzmafu】看不见的红线

#这儿木风Kikaze,你们爱叫什么随意啊

#会有ooc

#废话都在文末



_1_


luz的左手无名指上自出生就有一道浅红色的胎记,像是把带了很久的戒指强行拿下来后留下的痕迹。


有时候无名指上会传来像是被细线拽着的牵拉感,可看一看手指一切正常,朝牵拉感示意的方向看去也什么都没有。久而久之luz也就习惯了这种感觉,虽然他还是会看一看牵拉感示意的方向到底有什么。


——————


まふまふ的手上有一道红色的浅痕,就在传统上戴婚戒的地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出来的伤疤,又或者是出生时就带着的。

他不在意这道浅痕的由来,甚至在青春期时过分喜爱它,想象它是神留给他的记号。


高中之后他有时会感到有什么东西拴在他的浅痕上在拽他。摸一摸那个浅痕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他也就当成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时间长了也就习惯在幻觉出现时抬头看看幻觉中在拽他的方向。


_2_


传说中,在情人之间从出生就有一条红线联系彼此。这条红线看不见摸不着,但最终会把他们带到彼此面前。


_3_


“呐luzくん,你知道这样一个传说吗?关于情侣之间的红线。”

高中时luz瘦瘦高高的,长着一副好脸,声音又那么好听,身边总是聚集了许多女孩子。他对这些女孩子们都很好,却只是出于朋友的那种好,越界的事一件也不会碰。但即便如此这些女孩子们还是乐意在他身边打转。有一天一个女孩大概是看到了他手上的胎记,鉴于这个胎记的位置和形状,给他讲了一个“情侣间的红线”的传说。

身边的女孩子们听完都大呼小叫好可惜自己和luzくん不会是情人什么的。luz笑了笑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心里却在想是不是真的有另外一个人,手上有着和自己一样的胎记,在世界的某处等着自己。


——————


“红线”这个词在某一天突然蹦进了まふまふ的脑袋。那个时候他正盯着自己左手的浅痕发呆,想到这个词后干脆直接把它输进了搜索引擎。

“都是什么嘛这些……”电脑前的少年撅着嘴,一副不满的样子看着搜索结果中的所谓“情侣的红线”。

此时的まふ依旧中二未毕业,但也懵懵懂懂明白了些感情上的事情,看了这个搜索结果说内心没有一点感觉是假的。不过对于手上的浅痕,比起有另一个命中注定的的人在等他这种说法,他更愿意相信那是神对他的召唤,只不过时间未到而已。


_4_


考进大学后,luz站在五彩斑斓的社团招生栏前犯了难。每一个社团都看起来很有意思,学长学姐们也都在招新上费劲了心思。luz打算先都看一遍再来做这个艰难的决定。

当他走到轻音社的海报前看两眼准备再往前走时,无名指像是被什么拉了一下。luz撇撇嘴,打算不管它继续管自己去看下一张海报。可这时手上不仅传来了牵拉感,他的心里也一下子慌了起来,仿佛这样就会失去什么珍贵的东西。

他摇摇头,兀自叹了口气,想着反正也没什么非去不可的社团,最终加入了轻音社。


——————


“到底该选哪个大学好呢……”まふまふ对着志愿表苦恼地抓了抓头发,使本来就乱的一头白毛更加乱了,“A大还是B大呢……唔好烦啊!随便写一个算了!”

まふ抛了个硬币,打算在“第一志愿”后写上A大时,他手上的浅痕突然好像有什么在拽他一样,心里也一下子慌张了起来。

“不行,这样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你是想这样告诉我吗?”まふ抚摸着左手无名指的浅痕,“那是神的旨意吧!”

于是中二仍旧未毕业的まふまふ非常高兴地决定了第一志愿是B大。

并且最后他也如愿以偿地考进了B大。


_5_


大一新生报道第一天,まふまふ拎着一只笨重的箱子,被裹挟在人群中十分狼狈地向宿舍楼的方向前进着。


luz在前任社长引退后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轻音社的新任社长。此时他背着把吉他,抱着乱七八糟的乐谱同样艰难地逆着人流想要到综合楼去排练迎新会的节目。


忽然他们都像是被叫住一般停下了,抬起头,看到对方后却再也挪不开目光。

终于まふ被身后的人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他急忙回头胡乱地道了歉,再转过身时发现找不到刚刚和他对视的那个瘦高的青年了。まふ的心一下子慌起来,似乎弄丢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宝物。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正是那个青年:“你刚才被撞到了,没关系吧?”

luz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来打招呼,但他觉得对方好像是自己相知已久又分开更久的一个人一样。

“我没事的啦……”道过谢之后气氛一度陷入尴尬,まふ微微抬头看着他,略显犹疑地把箱子换成单手提着,伸出左手,“那个…初次见面,我是まふまふ,大一新生,今后请多指教!”

luz也急忙伸出左手:“初次见面,我是luz,今年刚升上大三。”却在握住的前一秒停住了——


他们看到对方的无名指上有着与自己相同的印记。


_6_


命运的红线,在此刻收到最短。



#下面是废话时间

啊这篇想写那种命中注定的感觉,但是好像没有表达出来呢,好伤脑筋啊。

终于赶在正式开学之前写完了。

如果学校进展顺利的话我要考虑同一个标题用soramafu再写一遍。【这是个极大的挑战啊木风别给自己挖坑啊!

以及“心慌”这个词怎么出现频率那么高…我怎么词那么穷呢【摔

还有,luzmafu这对邪教比soramafu好吃多了啊虽然文少但是可有爱了为什么吃的人就那么少呢……【哭


总之有任何想法or意见or建议欢迎评论或私信!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