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そらまふ】看不见的红线

#这儿木风Kikaze,你们爱叫什么随意啊
#会有ooc
#废话都在文末


_1_

まふまふ的左手无名指上自出生就有一条红色的浅痕,对,就是在那个戴婚戒的地方。

そらる看起来完美无缺,唯一不足的地方大概是性格中的懒散、毒舌,还有左手上的一个小小胎记,像是戴久的戒指被强行拿下来后的痕迹。不过他从来没戴过这种东西罢了。

_2_

まふまふ是个不折不扣的猫控,然而不幸的是他对猫毛过敏,但即使这样也没什么能阻止他追猫的决心。
那天难得出门去便利店的まふまふ,很难得地在半路上发现了一只有着难得的蓝黑色皮毛和深蓝色眼睛的猫。它端正地坐在路边,一动不动地瞅着まふ。
「机会难得。」まふ心想,缩手缩脚地挪到猫咪前面,刚伸出手想要去碰它柔顺的毛,它就叫了一声跳开了。但它并没有跑远,只是重新坐在离まふ几步远的地方,舔了舔爪子,看着まふ的蓝眼睛仿佛在说“我就在这儿,来追我啊”。
于是まふまふ发挥猫奴本性,忘记了要去便利店的目的,很不要脸地追了上去。

_3_

他一路追着猫直到一个路口,刚好那个方向跳了红灯,他便停下来四下张望,却发现猫不见了。但他看到一个和那只猫很像的人,一个有着深蓝色自然卷和同样颜色眼睛的青年。まふまふ突然定住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像相识许久又分开更久的旧识重新见面,又好像他们本就应该在这个地方见面。那个青年也同样看见了他,同样忘记了收回迈出的步伐而站在马路中央。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又仿佛流逝了很久。

そらる那天只是为了日后几天的食物储备而打算去一趟街对面的便利店。他满脑子都是他mix到一半的几十个音轨,一边心不在焉地等着红灯。绿灯亮后走了几步,そらる无意中抬起了一直垂着的头,忽然目光就被吸引住无法离开了。那是一头很少见的白毛,和少见却摄人心魂的酒红色眼瞳。そらる确信自己从未见过这个少年,但他又觉得自己这天出门的目的就是为了遇见他。他发了一会儿呆,却在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后失去了意识。

_4_

まふまふ坐在床边,近乎虔诚地捧着他的手。他刚从床尾的病历上得知了青年的名字,そらる,但他还没来得及向他介绍自己。
まふ看见了对方手上与自己相同的印记,忽然好像知道了自己为什么感觉他们本就该在那里相见:命运大抵就是这么书写在他们的灵魂上的。
于是まふまふ小心翼翼地把他们手上的印记合在了一起,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そらる桑…”他低声唤道,控制不住颤抖的声线。医生说过只要他醒来就没什么大碍了,可是他,怎么还不愿醒来呢?

_5_

そらる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里一片黑暗,他不记得在此之前有过什么,但他认为自己不能像个走失的孩子一样呆站在原地。于是他漫无目的地朝前运动起双脚,期望能在某处看到一些光亮。
走了一会儿,在そらる有些累了想稍微休息一下时,他感到自己手上有什么东西。抬手一看,有一根细细的红线系在左手无名指上,正在那道浅红的胎记上。他试着举了举手,线并没有收紧的感觉,放下手后也没有松弛,却在他抬腿往相反方向走时猛然收紧拽着他。そらる看着线隐入黑暗的方向站了会儿。红线上隐约传来了些许温暖,让他觉得顺着线走下去,说不定能找到光亮。
最后他向光亮奔去,下一秒,他看见了趴在他床边的一颗白色的毛茸茸的脑袋。

_6_

“そらる桑,你说我们还要戒指吗?”まふまふ窝在そらる的怀里,抱着他的左手摆弄着。
“…嗯?”そらる坚强地靠一只右手打着游戏,只顾得上发出一个单音节。
知道そらる大概暂且不会说超过三个字的句子,まふまふ自顾自地讲了下去:“你看,我们天生在戴戒指的地方都有红印,这已经是命运给我们的记号了啊。还要戒指干什么?”
“那可不行,”そらる满意地放下写着“胜利”的手机,把头埋在まふ好闻的脖颈里,“戒指更加显眼一点,这样大家才都会知道你是我的啊。”


#下面是废话时间
刚开学时意外的很闲呢,住宿生规定的晚自修时间有一大半都无事可做干脆又写了一篇。
成功地用一个标题演绎了两对cp的不同的故事,为自己鼓掌👏
这一篇人物说的话都好少啊,因为前一大半两人根本就不认识呢www
话说车祸什么的真好套,不要去在意为什么那辆车会撞上去,说不定司机正沉迷luz的歌呢【什么鬼
我的心已经飞到了十月的live上了,到时尽量写repo【虽然并不是很懂日语

总之有任何想法or意见or建议欢迎评论或私信!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