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联文】当两个luz厨认识并决定开始联文时会发生什么(下)

#这儿木风Kikaze,你们爱叫什么随意啊
#这次是和@一之濑ゆき 的联文!

#文前高亮:本文中没有女性出现!大家都是男孩子!
#文末没有废话!
#贴个上的链接http://yoki6545151.lofter.com/post/1e44e009_1153b31a


“第二个路口左转,对,然后右转。”

luz看着眼前的墙壁,有点愣:“这可是面墙诶…”

“别怀疑我的带路能力,”木风说着翻了个白眼,虽然耳麦另一边的人并不能看到,“我知道你带了小型炸弹,别藏着掖着了。”

“啊啊被发现了,那就没办法咯。”luz耸耸肩,敲了敲墙,确认了受力最薄弱的地方装上了一个迷你炸弹,“好了……3、2、1…”

一阵尘土飞扬里走出另一个瘦高的男人,他往前甩了一个圆形的东西,然后抬手扔给一之濑一个简易的防毒面具。

“这是…?”接到面具的一之濑有点莫名其妙地看了眼luz,注意力很快回到同样愣住的一群保镖们身上。

然而现在所有人的目光就聚焦在刚刚那个破墙而入的男人身上。

“3、2、1…”luz伸出右手,比出三个数字,“boom!”随着那个响指,顿时烟雾笼罩了整个房间,处在烟雾最中心的保镖们开始咳嗽倒地。

“!”一之濑突然明白了那是个毒气弹,急忙扣上面具。

听到耳麦里传来的巨大爆炸声的木风略略松了口气,毕竟即使是作为planB,luz的实力也是相当强的呢,大概、是和一之濑不分上下的吧。
这样想着的木风揉了揉太阳穴,着手联系最近的直升机。

停机坪上,狂风吹得一之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刚刚...是怎么回事。”一之濑用手按住额头,刚刚发生的一切....

是啊,他这次又失控了。

只是幸好,这一次也如往常一般,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啊啦,吓到了吗一之濑,刚刚的状况,明明和木风联络的时候意外地从容呢 。”luz的手轻轻放在一之濑肩上拍了拍。“当然没有啦,如果这么脆弱如何做这样的任务啊。”一之濑灿烂地笑着,直升机桨划破空气的响声将男人接下来的话完全掩住。

luz皱着眉想仔细听清一之濑在说什么却无果。

看着屏幕上属于直升机的绿点一点点向组织基地移动,木风终于放下心来,喝了口手边早已凉透的咖啡。他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起身打算去洗把脸。
“哟西!”木风对着镜子拽下橡皮筋重新套回手腕上,稍微梳理了下及肩的头发,迫不及待地走出房间向顶楼停机坪进发。

木风按着飞扬的发丝,心里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把头发放下来了,但还是很激动地朝正在降落的直升机挥着手。
“濑濑——!”一之濑刚从直升机上跳下来,怀里就飞扑进了一个人。他无奈地笑了一下,熟稔地揉着怀里人的脑袋:“我回来啦!”
luz慢了一步跟在一之濑后面跳了下来,声音懒懒的:“我也回来啦!”
“嗯,欢迎回来!”木风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濑濑和luzくん有没有受伤?”终于从一之濑怀里起来的男孩子围着一之濑和luz前后左右地仔细查看。
“放心吧我们都完好无损的,”最高的男人低头笑吟吟的,“要是受伤的话就要让你难过了,我怎么舍得呢。”
一之濑好像瞪了luz一眼,但是木风没看清,因为木风已经被一之濑拽出十米了。
察觉到一之濑的小心思的木风捂着嘴偷偷地笑了,在没走远之前朝身后依旧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的男人喊道:“过一个小时老地方集合!庆功宴!”
luz只是笑着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那两个人、关系还真是好啊……

luz熟门熟路地摸到了他们最常去的酒吧的角落,坐下后果不其然被劈头盖脸训了:“luzくん你又迟到!”听起来很生气实际上却在笑的木风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在luz面前排出三个小酒杯,“罚酒三杯哦。”
“好好好我喝就是了。”luz也毫不推脱,一副习惯了的样子依次拿起三个酒杯。一旁的一之濑咬着吸管吸溜着果汁。
这时服务生走了上来:“你好!你们的鲷鱼烧、芝士蛋糕、花枝丸。上齐了。”
示意服务生收走那三个小酒杯并又点了一杯酒的luz看着木风面前冒着气泡的液体:“未成年人禁止饮酒哦。”语气十分戏谑。
“劳资明明成年了!”木风压抑住拍桌子的欲望,伸手支了支一之濑。一之濑还是咬着吸管,挑了挑眉,意思大概是“我没办法啊你看我明显成年了还在喝果汁”或者“木风你为什么还没有习惯luzくん的调侃呢”。木风看着无动于衷的一之濑和对面好整以暇等着自己的鸡尾酒的luz,只好恶狠狠地吸了一大口自己的低酒精饮料。
“话说回来,这次的那个大楼还真是坑人呢,”木风嚼着一个鲷鱼烧,“居然有两套安保系统!我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操作!”
“我说怎么突然冒出来那么多人,明明来的一路应该人都杀的差不多了。”一之濑终于放开了他的吸管开始说话,“那你搞明白那两套系统是怎么回事了吗?”
木风正伸手要去拿一个花枝丸,听到一之濑的问题手就悬在了半空,luz趁机拿走了木风本来想拿的丸子。
“…”木风没好气地看了眼吃丸子吃得很开心的luz,索性缩回了手,“我回去还要研究这个问题,这样以后再做任务也能更周全一点。”
“还好这次我这个planB没有先溜掉,不然一之濑你就要完蛋了呢。”luz笑眯眯地又抢走了木风瞄准的鲷鱼烧。
“哼,你以为我一个人对付那些家伙对付不过来吗?”一之濑面无表情地棒读着,“想我当年可是没有人能挡在我的枪下……哦对luzくん你那时还没进组织。”
旁边突然想起当年刚进组织的一之濑的木风打了个哆嗦,赶紧塞了口芝士蛋糕压压惊。这次luz难得地没有抢东西吃,大概——木风把蛋糕拖到了自己面前luz想抢也抢不到了吧。
之后三人随便闲聊了一会儿,喝完酒吃完东西便结账返回组织基地了。

“你要去哪里啊?”一之濑疑惑地叫住显然往宿舍相反方向走的木风。
“去天台啊,”木风回头,朝两人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今天是中秋节哦。”

一之濑无语地看着从天台角落挖出来一盒月饼的木风,挑了个干净点的地方席地而坐。
“luzくん你要哪个味道的自己挑!”木风很大方地把整个盒子都推向luz,“这次你不能抢东西吃了因为我已经把我要吃的拿走了!”
咬着月饼的一之濑看着抱着怀中月饼的木风,声音也不自觉地柔了下来:“今晚的月色很美呢。”
“夏目漱石呢……濑濑这句话是想对在座的谁说呢?”木风有些调皮地问道。
“嗯……”其实对谁说都无所谓啦,大家之间的感情、早就是无可替代的了啊。
月下的三个人,就这么静静坐着、抬头望着月。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