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そらまふ】魔族轶事录_02

#这儿木风Kikaze,你们爱叫什么随意啊
#会有ooc
#大概可以有个副标题叫做“体育锻炼后应该做什么”
#废话都在文末


“咚咚。”天月象征性地敲了两下就直接推门进入了大魔导师的房间,“我说まふまふ,你到底还要准备多久?”
“等、等一下啦,再给我五分钟。”不知重复了第几遍同样话语的まふ依旧穿着洁白的睡袍,一副选择恐惧症的样子站在衣柜前,手还装模作样地在几件衣服上犹豫不决。
天月无语地掏出怀表看了眼,径直走向衣柜,随手挑出一套衣裤扔进まふ怀里:“这已经是第十个五分钟了,我们真的不能再拖了,更何况——”他顿了顿,“您也只有这一种式样的训练服而已。”
“真的一定要去吗あまちゃん?”まふまふ拖长了声音,哭丧着脸,“我可是大魔导师啊,只要学习魔法就好了啊,为什么还要训练体能啊……”
“这你得去问魔王大人的意思了,总之快点吧,让那位大人生气了就不好了。”

まふまふ的体能导师看上去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让他在一开始放松了警惕,却忘记了十分重要的一点——人不可貌相。课前课后,老头都对まふ恭恭敬敬的,然而在训练中却是比谁都严苛。一上午下来,まふ只想成为一条赖在地上的咸鱼。
“你还是赶紧起来吧,下午的训练房有人预定了。”天月蹲在まふ身边,往他头上盖了条毛巾。
“谁啊……我趴在这儿又不影响他训练。”まふ都懒得抬手把毛巾拿下来。
“……那也不行!”虽然まふ话不假,毕竟他现在只是趴在房间的一角,但是天月还是采取了强制性措施——
“哇啊啊你快停下!很疼的啊!”地板蹭得被拖走的まふ一阵生疼,他很快就念了个法术好让自己漂浮起来,同时挣脱开天月拽着他领子的手,调整了下姿势,慢悠悠地飞在天月后面。
“我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用双脚走,毕竟马上就靠近魔王大人的寝宫le……喂你振作点啊!”
まふまふ的法术在魔王的威压之下突然失去了作用,把毫无任何防备的まふ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天月满头黑线地看着十分在地上摔得四仰八叉的魔导师大人:“你难道不知道魔王大人身边方圆五十米内除了他本尊其他人是无法使用法术的吗?”
“我怎么会知道那种奇怪的规定啊!我进入魔王的城堡也才不过一个月而已啊!”まふまふ扶着墙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嘴可能是他唯一还有点力气的地方了,“あまちゃん……你扶一下我嘛,腿好疼的。”
不知是撒娇技能max还是闺蜜情已经逐步建立,天月到底还是扶着大魔导师一步一挪回到了房间。

“哇啊——————!”
第二天早上叫醒魔王そらる的是一声极高分贝和音调的惨叫。带着一身起床气的魔王阴沉着脸走出寝宫,在楼梯下发现了一个白色不明生物。
“清洁工呢?这么大个垃圾赶紧扔出去。”
“回殿下,这…这是您的大魔导师。”
“……”そらる突然后悔起自己当初的决定。
“まふまふ?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そらる念了个法术让まふ离开地面,方便自己质问他。
“啊魔王大人!”被悬在空中有点难受,不过双脚不用用力まふ还是很开心的,“下楼梯的时候腿就很疼所以就摔下来了…又没法用法术什么的……”
意识到自己正在直面著名的魔王的起床气,まふまふ在内心拜托天月给自己好好收尸。但是出乎他意料的,魔王大人只是盯着他好久,把他轻轻放到地上后就转身上楼了:“这两天你可以用法术了。”
まふまふ揉了揉耳朵,为了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他当即用了个悬浮术,身体果然变得轻盈起来。
“魔王大人您真是太好了——!”
已经消失在楼梯上的そらる内心忽然十分无力,但想想刚才まふ可怜兮兮的眼神又于心不忍。他满脑子都是那双看起来快要哭了的眼睛,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把自己扔进魔族大大小小的公务堆里。

侍卫A【悄咪咪】:“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魔王大人有点奇怪?自从一大早就在楼梯上见到大魔导师后…”
侍卫B【捅了A一肘子】:“嘘——闭嘴!别给魔王大人听到了,我还想活下去。”


#下面是废话时间
关于魔王的威压:是魔王天生就有的,在魔王身边方圆五十米的相当于气场的东西。一般情况下在这个范围内除了魔王没有其他人能使用法术,但是得到魔王特别允许的人可以例外。

这一篇的产生主要是因为木风这周的体育课练了蛙跳,然后一整个礼拜大腿都很疼,而我的教室还在四楼!每次下楼梯的时候都要拼命控制自己的腿不让自己跪下去。
魔组轶事录也很久没更了嘛……你们还记得它吗?
可水的一篇了,毫无任何实质性内容……

啊其实本来我是想写之后预定训练场的人是luz来着的,但是这样的话luz和まふ又会往奇怪的方向发展。毕竟本篇还是soramafu所以只好放弃了这一想法……

总之有任何想法or意见or建议欢迎私信或评论!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