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多cp】肌肤饥渴症

#这儿木风Kikaze,你们爱叫什么随意啊
#会有ooc
#废话都在文末


_1_ 月まふ side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まふまふ自己也记不清了,总之大概是从自己独自租住在外之后吧。 第一次应该是在外面和天月吃饭的时候。因为之前在街上逛的时候已经吃了不少东西,此时的まふ没什么胃口,只是用叉子玩着意面,看着对面颇有一副要吃成满月架势的人。 “好不容易成新月了,你可别再回到满月啊。”まふ开着玩笑,天月意料之中地瞪了自己一眼后又埋头吃起了东西。 突然,肌肤好像变得很干燥,有一种深入骨髓的痒。
まふ放下了手里的叉子,两只手互相摩挲着,却只是隔靴搔痒,反倒让难过的感觉更加强烈起来。 「好想、被触碰。」 这个念头跑出来,まふまふ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但他相信身体的本能是不会错的。 “あまじゃん,能不能握住我的手?”まふ伸出右手靠近天月的左手,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期待。 “唔……”嘴里塞满了东西的天月含含糊糊答应了一声,早已看惯闺蜜时不时蹦出奇妙想法并付诸行动的他见怪不怪地用空闲的左手抓住まふ的右手。 从手上传来的温暖触感让まふまふ不禁颤栗了一下,像是干渴的植物终于得到了一场甘霖,每一个细胞都舒展,整个人由内而外仿佛重获新生。まふ不禁满足地叹息出声。 意识到闺蜜有点不对劲,天月动了动自己被拽得有些紧的左手唤起まふ的注意。まふ这才如梦初醒般睁开眼,片刻后摆出神秘的微笑:“刚刚那是能让天月不变回满月的魔法哦,嘘……”“不要告诉别人。”天月笑着接上后半句。

_2_ luzまふ side

录音室里的まふまふ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摆弄着面前的按钮。
“真是的,luz那个家伙,又迟到那么久。”まふ碎碎念着抱怨,心里盘算着待会儿是不是该好好宰luz一顿饭来补偿他迟到的时间,“录音室也是按时长来收费的啊……”
まふ越来越烦躁,可不一会儿他发现这烦躁的来源并非luz的迟到,而是另一样更为不妙的东西:“可恶,怎么偏偏这时候……”

那是约半个月前,出现在まふ身上的只有靠实打实接触别人的皮肤才能好的“病症”。这等奇怪到连まふ的中二病都难以相信的事就这么发生了,让人不想接受也没办法。

伴随着luz先一步的大声道歉和门被打开的声音,まふ混乱的脑海里只剩一下“可以得救了”这个念头。
本打算给对方来个诚恳的鞠躬道歉的luz这下连帽子和墨镜都来不及摘下,着急地冲到まふ身边:まふまふ?喂你怎么了,振作点啊!”
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的まふまふ下意识地去拉luz扶在他肩上的手,却被接触的快感所吸引,不由自主地抱着luz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蹭了蹭。
此刻luz的内心是震惊且担忧的,眼前的まふまふ显然与平日里的状态不大一样,硬要说的话倒是像犯了什么病。“到底怎么了啊?回答我啊。”他抽不出被まふ抓得紧紧的左手,只得用右手去晃まふ的肩膀。
“啊,luzくん…你来了啊…啊!”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举动的まふ急忙放开luz的手,规规矩矩地正坐在椅子上,“刚才十分抱歉!请马上忘掉刚才的事!”
“要我忘掉也不是不可以,”luz沉吟了一下,“但是你真的没有关系吗?”
“当然没有…哎呀!”まふまふ激动地跳了起来想证明自己没有问题,却因为用一个别扭的姿势坐了太久而腿麻了,一下子重心不稳朝前倒去。luz一脸“你看吧”的表情无奈地扶住まふ,“这还没有关系?你还是好好坐着吧。”然后摸了摸口袋,掏出一颗糖递给まふ:“你是不是有点低血糖?”
“嗯…可以算是吧…”解释起来不仅麻烦而且谁会信啊,“但是无论如何谢谢luzくん!”

_3_そらまふ side

そらる觉得まふまふ的样子很不对劲。
他刚下班回家,却并没有预料之中的一个身影猛得从沙发上扑到自己怀里,房间里甚至连灯都没有开。虽然工作繁忙但他依旧记得今天晚上两人应该是什么事也没有的。猜测着まふ是不是又在想什么鬼把戏的そらる打开了灯,换好鞋子后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步走向卧室。
然而进门后只看见床上有一大团裹着被子的不明生物,还有点微微打颤。
“まふまふ?”そらる试探性地喊了一声,那团生物果然动了几下,让そらる放下一点心,好歹这不是一个别的什么生物而是まふまふ。
他在衣架上挂好外套,又顺手倒了杯热水放在床头,自己蹲在应该是まふ的头的位置,伸手拍拍被子,放柔了声音:“好了哦,我在这里哦。”
对于自家爱人非常熟悉的そらる察觉到了不太对。如果只是和以往一样陷入暂时性低沉的话,这时的まふまふ应该已经从被子里爬出来抱住自己了。可是他现在还是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反倒像是在极力隐藏什么。
但是そらる没有多说多问,只是一下下隔着被子顺着まふ的脊背来安抚他。

まふまふ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已经有一会儿时间了。浑身上下都说不出的难过,光是裹紧被子就用光他现在几乎所有的力气了。天色好像在一点点变暗,但まふ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只有在床边颤抖地缩成一团。
谁都好、来触碰我一下啊。
可是当そらる真的回到家时,他又无论如何不愿意让そらる看到自己现在的这幅样子——自己不能再让他操更多的心了。
在そらる隔着被子的安抚下,まふまふ逐渐沉入睡眠。

被窝里很暖和,但好像少了点什么。まふまふ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翻了个身,恰好对上そらる望着他的视线。这一吓,倒是让他清醒了不少。
“早上好,まふまふ。”そらる掖好まふ的被子,又用手背碰了碰他的额头,“感觉还好吗?”
まふまふ使劲儿点了点头:“昨晚让そらるさん担心了,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哦!——就是有点饿了…”企图不着痕迹地绕开昨晚的话题似乎成功了,そらる揉了揉他的脑袋,掀开他临时找出的被子去厨房准备早饭。
但是そらる又怎么会不知道まふ的那点小心思。不过罢了,反正日后的时间还很长。


#下面是废话时间
点文我有在写!!!会在十月份写完的!!!【尽量……

写完感觉自己简直是allまふ……你们别打我【抱头

尝试用同一个题材写多对,你们觉得呢?哪对写得比较好哪对写得不太好你们要告诉我哦【真诚脸

请叫我高产风!

总之有任何想法or意见or建议欢迎私信或评论!

评论(2)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