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そらまふ】灵魂殆尽_2

#这儿木风Kikaze,你们爱叫什么随意啊
#会有ooc
#废话都在文末




看到的、认识到的一切都是可以相信的吗?
そらる曾经毫不怀疑这句话,在那一天之前。

—————————————————

人流涌动的街头,正值清晨七八点的早高峰。そらる也挤在上班大队中,不时低头瞥一眼腕上的手表,确认离上班时间还有一定余地。

“啊,非常抱歉!”

听到一句道歉才意识到自己撞了别人的そらる从埋头赶路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抬手扶了一下面前的人,习惯性地回答道:“不好意思的是我才是,没有撞疼吧?”

“没有没有。”那人脱口而出,估计也在赶路。本该就这么放开他的そらる却并没有松手,而是滑到他的手腕上,手指准确地卡在桡动脉应在的位置上。

……手指下意外的平静,没有任何血液流动的迹象。

原本只是觉得对方的脸色白的不正常,既不像久不见日光的苍白,又不像白化病那样病态的白,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像太平间里那些死尸。想稍微把一下他的脉,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心血管方面的问题,出于自己好歹也是个医生的职业病。没想到竟然没有根本没有脉搏。

对方显然也知道自己体内并没有血液流动和そらる的意图,慌忙地抽出手就转身想跑走。无奈人潮拥挤,他又被そらる一把抓了回来。

“你是什么情况!”被吓得不轻的そらる此刻的脸色大概比对方正常不了多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把他抓了回来,“你知道自己身体的毛病?”

“啊、啊啊是的!”看上去也就刚成年的少年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不自觉地就在そらる的眼神下成立正姿势站好。

“所以到底什么病才会这样?”现在大概对于科学的探究精神在そらる脑袋里占了上风,他更好奇这究竟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疾病,“得了这种病真的还能是个大活人好好地站在这里?”

少年闻言抬头,脸上浮现出奇异的神色。他环顾四周,似乎在思考什么。随着一声清脆的响指,周围的一切突然静止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

“如果说,我的确不是人呢?”

そらる觉得自己没有晕过去真的是太能耐了,在少年故作低沉的宣告之后。

“那…你是什么?”他强撑着问。

“如你所见,死神大人…你们是这么称呼的吧?”少年不知何时变成了一身白袍,甩着长出一截的袖口在半空中飘着。

—————————————————

“诶诶居然没有半点敬意和敬畏?!!”

そらる实在是不知道该给什么反应才好,想象与现实之间巨大的差距让他好一会儿才从当机中回过神来。

“所以你是要来拿走我的生命吗?”半天只能憋出一句。

“不是不是不是,”少年连连摆手,袖口划出好看的弧线,“我只是想和そらるさん签订契约而已。”

“契约……?”这个宛若魔法少女般的展开是怎么回事啊,已经在职场摸爬滚打几年的老so扪心自问,甚至没有意识到少年知道自己的名字。

“对哦就是契约哦。そらるさん是医生对吧?”说着为什么不对自己产生敬意的少年此刻却对そらる一口一个敬语,“如果碰到了很想救的人却无能为力时,まふまふ我可以帮你把那个人救回来,代价也不多,一小片灵魂罢了,不会对そらるさん的身体造成任何影响的我保证!”

自称まふまふ的少年,啊不是死神,挺起了单薄的胸膛试图使自己看起来更可信。奈何交易的东西和他身边的晴天娃娃让そらる怎么也没法说服自己相信——虽然能救人听起来是很诱人就是了。

“你这样我没法相信你的啊……”そらる轻叹着摇头。

“那…那……”不知道为什么死神看起来比そらる还要急。他挠了挠头,又原地转了几圈,跺了一脚空气,“我给そらるさん免费试用的机会!请一定要和我签订契约!”

思忖一会儿觉得自己并不亏什么甚至可能还赚到的そらる点点头答应下来。

“好!那请そらるさん想召唤我出来的时候就默念这句咒语就好!”まふまふ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晴天娃娃把一张小纸片交到そらる手上。



#下面是废话时间

啊憋了很久终于产出了2,你们看我说过不会弃的吧!【说得好像人在意你要弃了一样

画风还是比较欢脱的呢

现在又不知道3该怎么收尾了……结尾该让そらる的灵魂怎么样才好呢……或是、给他一种全新的身份?

总之,有任何想法or意见or建议欢迎私信或评论!

请用评论砸死我、谢谢!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