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そらまふ】Gemini

#这儿木风Kikaze,请多指教

#这是 @悠悠_yuyu 的点文

#ooc有

#废话都在文末




そらる是国王的长子,还是嫡出。明明是最有希望继承王位的那个,却终日不务正业地闷在书房里,连三餐也叫人端了去。即使在宫殿里或什么地方碰见了其他王子也只是淡淡地点个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まふまふ是国王最小的儿子,但因为庶出,并不受别人的宠爱。唯一视他为珍宝的母亲生下他不久就得病去世了,于是他孤零零地在一个老仆人的照顾下和其他人的冷眼中长大了。


这两人无论年龄还是地位都相差最多,却在一次偶然的相遇后形影不离,或者说是まふまふ单方面紧紧跟着そらる。这个名字和声音都像年糕一样软乎乎的小家伙在性格方面也意外地执着,そらる觉得自己仿佛真的被一块年糕黏上了,怎么也甩不掉。可是一段时间后他反倒习惯了在まふ制造的噪音中自顾自看书,甚至在まふ有其他事没来时有些没由来的烦躁。


在平和如水的日子里まふまふ不知不觉长成了一个挺拔的少年,个子高出许多,そら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要抬头才能看着他的眼睛了。


まふまふ也不再是那个屁颠屁颠跟在そらる后面的小年糕了。他会在晴朗的下午独自骑马去打猎,或者只是单纯地在天空下飞奔,回去时顺手给そらる带上一束野花插在窗台的花瓶里。


各自生活步调的些许不同并没有使他们渐渐远去,反而让他们更珍惜在一起的时间。不管如何长大、成熟,そらる面对まふまふ时还是那个そらる,まふまふ面对そらる时还是那个まふまふ。


死水的微澜起于城外的一个野猪群。


不知从哪里来的野猪群大肆冲撞,凶猛异常。显然消息传进王宫时城门口仅有的卫兵已经撑不住了。收到国王下达的“绝不允许任何平民受到伤害”的命令,王子们骑上马、带领着一小撮精干士兵出发了。


恶战无疑。まふまふ一人骑着马冲在最前,放心地把后背交给紧紧跟在后面的そらる。虽然从未并肩打过猎,但他们有似乎与生俱来的默契,一举一动都与对方配合无比。


回程时的气氛轻松中弥漫着一点点怪异。まふまふ沉浸在收获颇丰的兴奋中,兴高采烈地骑着马踱步在小路中央,远远地抛下另外几个窃窃私语的王子,时不时回过头给そらる一个得意的笑。そらる也会朝着他扬起嘴角,但始终无法介怀后面同样不紧不慢地骑着马行进的几位。他咬了咬嘴唇,还是选择和まふ肩并肩。


“そらるさん小心!”


回过神来时两人都已倒在地上,马在一边不安地嘶鸣着。そらる最多只是摔得有些疼,まふまふ背上却是货真价实地插着一枚箭。箭头没入的地方慢慢渗出血丝,红色在他雪白的衣服上一层层晕染开来。


“まふまふ!”そらる扑过去抱着他的身体,他从未如此失态过。


早就该知道那群人肯定没安什么好心的,现在又害得まふまふ替自己受伤。そらる几乎想立刻就冲过去干翻他们,但是理智告诉他必须要先回去救まふまふ。小心翼翼地把まふ安置在马背上,他翻身上了同一匹马,护着まふ用最快的速度赶回王宫。


结果是まふまふ没能救回来。那个从前一直吵吵闹闹粘着他的小年糕现在彻底安静下去了。他想象着まふ下一秒就会从白布里跳起来得意地看自己悲伤参杂着惊喜的表情,但想象终归是想象,只存在于そらる自己的脑海里。


本来死掉躺在那里的人该是自己。そらる静静地低头跪在冰凉的大理石上,没有去管放在不远处的饭菜。这是对自己的惩罚,そらる想。


就在水米不进的第七天,神迹出现了。


一道圣洁的白光从空中打下,不是对着まふまふ,而是意料之外地照在そらる身上。他缓慢而不解地抬起头。


我……是有神格的?


大脑显得很混沌,そらる一时半会儿无法理解站在白光里自称是自己生父的神明所说的话,只能呆呆地重复着。


我能把自己剩余的生命分一半给まふまふ……?


白光里的神明微微颔首,等待着そらる做出回复。


“那我一定要给!”そらる黯淡了七天的眼神终于亮起来,“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好,只要能让まふまふ重新回来,我都愿意去做!”


神明再次颔首。他轻轻挥了挥衣袖,そらる只觉得有什么温暖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流入了まふ体内。片刻,まふまふ再一次睁开了双眼。


“呃……?そらるさん?”还是那个清透的少年音,听到这久违声音的那一刻,そらる的泪水夺眶而出。


“そらるさん怎么哭了?是まふまふ做错了什么事情吗?”一时慌了手脚的少年急忙掀开白布从床上跳下来,笨拙地替そらる擦着满脸的泪水。


“终于回来了,真是太好了!”そらる哽咽着抱住まふ的肩膀。まふ不知所措地被圈在怀里,半晌抬起手,安抚而坚定地拍了拍そらる的后背:“嗯,我在这儿。”


既然你们兄弟情深,那我就允许你们一同住在天上。


神明早已消失,徒留下这句话在房间里回荡。


从此之后,夜幕的一角便多了两颗紧紧靠在一起的星星。人们称之为——双子座。




#下面是废话时间


标题就是双子座的英文。


因为实在不知道写什么好,于是把以前写过的luzmafu的同样的题材又写了一遍soramafu。


这一篇里最喜欢的一段是“まふまふ也不再是那个屁颠屁颠跟在そらる后面的小年糕了。他会在晴朗的下午独自骑马去打猎,或者只是单纯地在天空下飞奔,回去时顺手给そらる带上一束野花插在窗台的花瓶里。”尤其是最后一句,非常富有生活气息。【我是不是自夸得太厉害了……


总之前一半他们日常的描写木风自己是很喜欢的。虽然他们应该是兄弟但是写的时候好像完全没什么体现呢……当我吃设定好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

希望大家喜欢。


请用评论砸死我,谢谢!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