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そらまふ】今天……

#这儿木风Kikaze,请多指教
#这是@uni_小喵 的点文
#勇者与大魔导师系列



Part1——今天的大魔导师又把大招放到了勇者身上

“按照指示来看,这次的怪物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就是这儿了。”そらる看了看四周,对比地图确认无误后收起手上的纸,看向まふまふ。后者点点头,在地上顿一顿法杖,闭眼凝神感受了几秒:“周围没有怪物的气息,应该暂时安全。”
“那就先休息一下好了。”说着そらる找了一处树下卸下行装,当然剑是不能离身的,毕竟要预防潜在的危险。

等了一连两天那怪物才姗姗来迟地现身。他隔着一整片树林就开始怒吼,打算对侵入他领地的两个人类实行他自己的制裁。そらる站在原地,剑自然地垂下但全身肌肉紧绷,まふまふ刚给出了一个方向他就如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まふ手忙脚乱地替他加上防御和空间加速。
そらる原本是想速战速决的。因为据种种资料显示,这一怪物在后期会爆发出非常强悍的战斗力,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但是这个怪物有些狡猾,始终游离在まふ的攻击圈以外,逼得他们两人不得不一点点深入森林。
そらる找到一处空隙高高跃起,借着下落的力量在怪物头上狠狠来了一剑,废掉它的一只眼睛。他趁怪物捂着眼睛哀嚎时跑回まふまふ身边:“你先念起咒语,一会儿我发信号你就放那个大招。”
“可是……”那个大招まふ几天前才刚开始学,此时一点也不熟练。
“没事的,你就只管放。”听见那怪物停止了嚎叫,そらる拍了拍まふ的背就又冲了出去。まふまふ担忧地紧盯着そらる的背影,最后给他放了两个防御术就开始专心念起另一段冗长的咒语。
“いまだ!(就是现在!)”
听闻此声,まふまふ猛地一挥法杖。然而不知是太紧张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那个大招直冲そらる而非怪物而去。そらる一愣,在空中勉强靠腰力扭转身子躲开,来不及调换着地姿势就这么直直地摔在地上。看着怪物在自己面前张开血盆大口,そらる本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没想到まふまふ又开了一个大,这次精准地击中怪物,一击毙命。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举着法杖急忙跑到そらる身边,二话不说先施了治愈术,“还好吗?”
“拜你所赐,没死。”
“真的十分抱歉そらるさん!”まふ跪在那里说着就要土下座,“我不该放歪的,是我害得そらるさん摔下来……”
そらる勉强坐起,伸手去拉まふまふ:“你给我起来。摔一下又不会怎么样,你看你最后那招就用得很好嘛。虽然你和上次一样都是大招放歪了,但你这次学会了补刀啊,这不是进步吗?”
经そらる一安慰まふまふ又高兴起来,麻利地扶着そらる站起。
“收拾完东西回去交了差,今天就带你放松下逛一逛吧。”そらる揉揉まふ的脑袋,“不过还是希望你下次能放得准一点。”

Part2——今天的勇者又替大魔导师扛了伤害

“我觉得你就该练一练近战,まふまふ。”自从上一次まふまふ把大招放到そらる身上后他就一直在想两人有没有更好的合作形式,他作为勇者去练习远程怎么看怎么不显示,倒不如让まふ试一下近一点距离的攻击,命中率也会高一些。
“嗯,像这样吗?”まふまふ说着举起法杖向そらる冲去,装模作样地用法杖一下一下敲打そらる。そらる也配合地抱住头跑了几步,突然转过身架住落下的法杖往后一拉,成功捕获他家的大魔导师。
そらる又笑又跑有些喘不上气,他缓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要是这么打,怪物早就一口把你吞了,到时候就要上演勇者救公主,哦不、是勇者救大魔导师的戏码了。”
まふまふ只是傻笑,就像天塌了也有そらる替他撑着一样。

“哈啊…哈啊…不、不行了,そらるさん……”
“还远远不够呢。”
“我、我做不到了……”
“这还只是刚开始,まふまふ。”
“啊——我不干了!”まふまふ一甩法杖,也不管它是不是会折断然后就这么交代在这儿了,气呼呼地躺倒在地上大声抱怨:“哪有这样对待大魔导师的!再说就算有关于近战的法术书,我的MP也根本不够这样用啊!”
他说着其实心里有点对不起そらる。そらる废了好大劲才从镇上找来了少得可怜的有关近战的法术书,自然是如获珍宝地每天逼他练习,自己也又是指导又是陪练,辛苦得很。まふ没法达到そらる的要求还反过来把气撒到そらる头上,着实不该是大魔导师的作风。
“ご…”まふ刚开口想道歉,却听そらる低声叹了口气,合上手里的书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
“是我不好,逼你太紧了……明天好好歇一歇,后天还有任务。”
“そらるさん…?”
他在まふ的头附近坐下,托腮看向远方,漏出一丝笑意:“晚上吃什么?甜点来份蛋糕?”

到了任务那天,他们按计划去了山脚下,意料之中地遇到了怪物。
そらる本叮嘱まふまふ只管站在怪物的攻击圈外施一些辅助性法术,没想到まふ上前两步开始配合そらる用法术攻击怪物,用的正是前几天そらる让他练习的。短暂地欣慰了一下后,そらる不得不快速地再次挥剑上前。法术伤害比物理伤害高多了,现在怪物对まふ的仇恨值一点点增加,很快就要超过そらる了,那时攻击全部集中在まふ身上,情况反而会糟糕起来。他想喊まふ停止攻击改为辅助,まふ却念念有词一顿法杖,放了一个大。这次倒是准确地打在了怪物身上,但怪物被这一下激怒了,看也不看そらる直往まふ冲去。まふ大概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效果,愣在原地也不知道给自己加个防御或者给怪物加个延迟。そらる心里一急,怪物是肯定阻止不下的了,他猛扑过去把まふ死死压在身下,用背承受了绝大部分攻击。一波攻击过去他才撑着剑起身,喘了几口气解决了生命值残存不多的怪物。他从衣袋里掏出回血剂,灌完一整瓶才扔掉瓶子抹了抹嘴角,坐在地上等身体渐渐恢复过来。
“そらるさん…就算练了近战我还是拖了后腿。”まふまふ哭丧着脸,“也许まふまふ不该配有大魔导师的称号。”
“你想什么呢,”そらる拉着まふまふ坐下,“你就是我的大魔导师,勇者そらる的大魔导师,这是就算你拖了再多后腿也不会改变的事实。”
“你夸我还是骂我呢そらるさん?”
“当然是夸你啊まふまふ,因为没有你,勇者そらる就不会开启冒险的旅途了。”

Part3——今天的大魔导师为了保护勇者举起了剑

そらる又一次受了伤。这次不是因为まふまふ错误地放了大招,也不是因为まふ错误的进攻策略,只是怪物的实力太过强悍。可能怪物的伤害有属性残留,再多的治愈术也丝毫没有加快恢复的效果,そらる只能这么躺在地上,连手中的剑都没力气握紧。
对面的怪物迈出了一只爪子,虎视眈眈地来回盯着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像是在犹豫早饭时先吃肉包还是先吃菜包。不过没等它做出选择,菜包…不对不对是まふまふ就先一步行动了。
“そらるさん,借你的剑用一下。”まふ弯腰拾起剑,冲试图说什么的そらる温柔而坚定地笑了一下,在他周围施加上最高等级的防御结界。まふ掂了掂剑熟悉了一下质感,不知念了哪个咒语,剑身突然散发出在そらる手上从未有过的幽幽蓝光。
“接下来要去伤害你,我也很抱歉,但是,”まふ说着,眼神变得凌厉,剑上的光芒也越发耀眼,“你伤害了我最重要的人,我必须举起剑保护他。”
被激怒的怪物仰天长啸一声,后脚不耐烦地刨了刨地就直冲まふ而去。まふ虽也在向前走着却一点也不慌,待怪物逼到眼前了身形忽然一动,手上的剑法竟招招架住怪物的攻击,饶是そらる也没看出多少破绽。几个回合下来那怪物早处下风,まふ最后一个大招砍掉了它最后一格HP。

“まふまふ……”休息了不知多久そらる终于可以开口讲话,在一旁叼着草发呆的まふ赶紧靠过去,“刚才那个,怎么回事?”
“そらるさん大概是中了类似眩晕术的技能,直到刚刚技能才消退吧。怎么样,是不是可以渐渐感觉到四肢的存在?慢慢地动,不要急,我看着周围很安全的。”
“不是这个,我是说剑。”そらる看向已经收回剑鞘躺在他手边的长剑,那是从他成为勇者之日起就一直陪伴他的武器。
“你说这个啊!”まふ恍然大悟才明白的样子,“我用了可以激发出武器记忆的咒语哦。”
“武器…记忆?”そらる歪了歪头,他很高兴自己的脖子也可以动了。
“就像人一样,武器跟着主人久了也会有自己的记忆。我刚刚激发了它的记忆,它自己就知道该用什么招式来应对怪物的攻击。最后那个大招也是そらる的得意技能吧,就是从这把剑自己的记忆中释放出来的,我只是拿着它而已。”
在そらる盛满惊讶的目光中,まふ伸出手抚过剑鞘上精美的花纹,顿了一顿道:“激发它记忆的同时我也有一点能体会到そらるさん的记忆,非常、非常的温暖、有力量,就是そらるさん本人的感觉一样。”
“太神奇了……”そらる只有这么喃喃自语的份了。
まふ凝神看了そらる一会儿,忽然倒在他肩上,そらる上身晃了晃险些倒下去:“那个咒术好费MP啊,我已经在空槽的边缘徘徊了。”
这么明显的暗示そらる当然接受得到,苦于他现在身体没法动之好动用口舌:“大魔导师这次非常出色!值得回去后好好表扬!”
“那そらるさん打算给什么表扬?”まふ趴到了そらる胸口上,眨巴着眼。
“无论什么,如你所愿。”



#下面是废话时间

越写越莫名其妙感觉自己在偏题的路上渐行渐远……

最后一个Part里召唤武器记忆的设定有点借用SAO中Under World里记忆解放术,好奇的小可爱可以自己去搜一下,应该是可以搜得到的吧。

前两个Part尽量有连续感了,但最后一个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引过去就很直白地写了。
想表现一下まふまふ作为大魔导师的成长历途,不知道是不是传达到了呢?

啊对了前几天的詠絮さん的天月生贺企划大家有看到我么?(笑

总之希望大家能喜欢!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