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そらまふ&luzkain】It will be fine

#标题“官方”直译是:会好起来的

#是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的点文

#先虐后甜…前面虐不虐我不知道,但结尾是糖

#前半そらまふ和luzkain双线进行


_1_


まふまふ站在床边,地上躺了只装了一半的行李箱。他抬起手腕瞄了眼,时间不多了。本以为会剩下大把空闲,结果几乎每拿起一样物品他都能在回忆中陷上几分钟。

幸好留的时间够多。一整天来他心里头一次产生了“庆幸”的感情。

但是不能再磨蹭了。他一个个拉开抽屉,拣出自己的东西看也不看地往后面的箱子一扔。末了拉上箱子扣上锁,几步冲到房门口又停下了。

鞋柜上静静地立着一个相框,里面的自己和そらる笑得正开心。


泪水忽然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明明刚才收拾东西时还控制得很好的啊,怎么一到这里就……

まふ用长出一截的袖子擦着脸,使劲儿吸上几大口空气,再次冷静下来。他拿起相框,小小的犹豫后还是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为了そらるさん好,什么、什么东西都不可以留下。

门被坚决地关上。まふまふ一扬手,钥匙划着抛物线无声地落入草丛。

他拖着箱子压低了帽檐,そらる和他擦肩而过,神色匆匆中没有发现他。

じゃ……さようなら、そらるさん。


_2_


kain的离开毫无征兆。


早上出门前还是一如既往,luz和他讲好了晚上谁做饭吃什么的问题,又拉着他讨了个迟到的早安吻,这才分开各自向两个方向去工作。

等他下午拎着足够两人份的菜回了家,迎接他的却只是冷冰冰的房间。所有显示着这屋子里曾住着两个人的物品全部只剩下单个。一个牙刷杯占了一整层架子,一条毛巾占了两个挂钩,就连他们一同去买回来的kain很喜欢的餐具都变回了之前luz自己用的那套。

他觉得自己可能进错了门,不然怎么可能仿佛几个小时之间就重回单身,要么就是在做梦。可是现实如山一样纹丝不动地立在他眼前。

luz冲进去把每一个柜子、抽屉全部打开。但是没有,什么kain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相册里干干净净,崭新的像是没用过,似乎那本满当当塞满了合照的相册只是他的臆想。

他这才突然想起了手机。社交平台上所有和kain相关的东西都消失了,手机里存的照片也一律不见。电话打了多少次都是关机状态,抱着残存一丝的希望发了几条短信后luz把手机扔在一旁,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_3_


“你好,联邦调查局。我们需要搜查一下您的房子,请您配合我们。”


そらる无言地打开门,几个穿制服的男人有秩序地进了不同的房间翻找起来,只剩下领头那个还在门口试图与そらる交谈。

“你不好奇一下我们为什么要来搜查吗?”男人抽出一支烟,自顾自点上,又摸了摸口袋,翻出一张照片,“这上面的男人,你见过吗?”

そらる眼睛睁大,几乎是夺走般拿走了男人手上的照片,用要把纸张盯穿的力道看着。他死死抿住嘴,双手微颤着把照片还给男人,嗓子干哑地发不出声音。

男人打量了一会儿そらる,看到他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和苍白的脸色,没多说什么,带着搜查完的人走了。


那些人离开后そらる像是被抽去骨头一般靠着门板慢慢滑到地上。他没想到仅仅是看到まふ的照片自己就快疯了。

そらる不知道联邦调查局为什么会来搜查自己家还问自己认不认识まふまふ。答案飘忽在空中让他隐约只能看清形状。但既然他们来问了就证明まふまふ一定还躲藏在这世界上某一个角落里,出于某个自己不知道的理由。


要去找まふまふ。


他对着镜子里憔悴到快认不出是自己的倒影说着。

虽然从何找起完全没有头绪,但他要去找。他不能坐在家里靠脑袋里一丁点可怜的想象力度日。哪怕只是漫无目的地找,他也一定要去。


_4_


luz背着便携旅行包站在了街头才突然想起,他不知道kain的工作单位,不知道他的故乡,不知道他的学校,不知道他以前的所有事。kain和他人生的全部交集都只限于那间小小的房子。


该死,为什么早没有意识到。


他不禁重新推断起kain离开的原因,说不定这也在其中占上了一条。过去十二小时里他把自己从里到外扒了个干干净净,细数出自己一切外在的内在的潜在的缺点。那么认真的反省得到了写满一整张A4纸的清单,却对他寻找kain没有屁大一点帮助。

那就只好老老实实从本国开始找了,从北到南,一路找上去。


_5_


沙滩与海浪。温泉。雪山。某著名的掌管姻缘的神社。

不久前まふまふ还趴在自己对面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列举了一大堆他们以后该一起旅游去的地方。末了还明目张胆地张贴在冰箱上,搞得好像そらる没带他去就是天大的罪过一样。

现在そらる把这些地方走了个遍,唯独身边缺了个まふまふ。

他多希望现在能有那个一头白毛的闹闹腾腾的小家伙站在自己身边,明明对街边的某个东西充满了兴趣却又不舍得放开拉着自己的手,脑袋转来转去最后还是そらる牵着他去看了他想看的东西。

他想象着雪花飘落满头时,那个小家伙咋咋呼呼地喊着“そらるさん你头发颜色和我一样啦!”,带着一只雪堆出来的只有神似的てる用拳头大的雪球胡乱地朝自己扔来。

他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听到まふまふ在自己耳边兴奋地大呼小叫,脸蛋红扑扑的,眼中有星光流动。

但是睁开眼,手上空落落的,他孤身夹杂在人流之中。


算了,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吧。


そらる调整了一下双肩包带,走向红色的鸟居。


_6_


luz在鸟居旁站了有一会儿了。

他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以他对kain的了解这里面是肯定不会有他人的,但路都路过了,这还是个掌管姻缘的神社。


一丝淡淡的嘲讽浮上他的嘴角,他摇了摇头,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迷信这些了,真是病急乱投医。

这时他看到不远处站着另一个背着双肩包的男人。那男人不知怎么也看了过来,应该是无心之举,但那一眼让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共鸣感。鬼使神差之下,他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快走几步拍拍男人的肩。


“我…在找一个人。”そらる在长椅上坐下,拧开瓶盖喝了一小口水,“有一天突然消失的,什么都没有留下……字面意思的什么也没留。”

luz眼神暗了暗:“好巧啊,我也在找人。早上还好好的下午他就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消失。逼得我出来找他。”

“他?”そらる挑眉。

“啊对啊,我找一个男孩子,有什么问题吗。”luz双手撑着头,声音不太真切。他悄悄做好了被言语攻击后马上走人的准备。

“一点都没有,因为我也在找一个男人。”


当他们发现各自预订的旅馆都是同一家后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地一起行动了。

百分之百的努力加在一起,不知道能不能达到百分之两百的效果呢?


_7_


好巧不巧,两人遇上没几天そらる就病倒了。高烧烧得他满脸通红,嘴唇上翘起一层死皮,整个人比之前还憔悴得不成样子。

luz跑了趟药房,回去后竟发现门缝下塞了什么东西——两封信和一盒药,信封上各自写着他和そらる的名字。

“そらるさん,这里有我和你的信。”luz把信放在そらる床头方便他拆看,自己坐在床边,克制着慢慢打开信封。


“kainです。

“想说的话太多反而不知该从何写起。我如此匆忙地离开你并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了或是什么其他的原因,你大可以放心。我爱你,也和你一样想念着你。

“迫于我的身份我不得不这么做。你应该也发现了除了我的名字和社交账号外你对我一无所知吧,那是因为我的真实身份和工作是绝密的。这么说了你应该心里有点底了吧。

“现在状况都非常良好。我和まふまふさん在一起——就是和你同行的そらるさん在找的人。我们可以通过特殊途径了解到你们的一切情况,现在そらるさん病了まふまふさん急着团团转,非得送点什么过来才罢休,我也就跟着写了封信。

“不用担心我,所有事情结束后我们会好好地回来的,luzくん和そらるさん可以安安心心地等着我们。

“对了,那盒药也是まふまふさん给的,说是そらるさん感冒常吃的药,应该效果比较好。

“那最后、luzくん请多保重。

“愛してる。”


luz无法控制自己不多读几遍这封并不长的信,贪婪地想把kain写下的每一个字印在脑海里。他甚至闻了闻信纸,企图从上面嗅到些熟悉的气息。

许久他终于把信纸按原样仔细地收回信封中,小心翼翼地放入贴身的口袋里。抬起头,床上的そらる也看完了信,倚在两个枕头上,低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そらるさん,吃药吧。”luz拿起药和杯子递给そらる,又给他一张退热贴,“快点好起来也别让まふまふさん再着急了。”

听到luz提这个名字そらる忽然握紧了杯子。luz也只能沉默地看着他。处在同种境地的他没资格也没办法从旁观者的角度出言安慰。故作轻松什么的,只有置身事外时才做得到。


“あの……バカ!”


_8_


吃了药果然好多了。


そらる很早就睁开了眼,晨曦还没有透入房间,但已经有了一丝丝亮意。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有感觉到异常的温度,身上也不再软绵绵的,好歹能随意走动了。luz还在旁边睡着,睡梦中不大安稳,翻了好几个身。


也是,自己都担心到生病了,就算是有了那两封信谁还能睡安稳?

总之先洗漱一下再出去买点早饭吧。


路过前台时そらる忽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问了之后才知道他们在这里的房间已经预付了之后好几天的房费。

怎么想都是まふまふ他们做的吧。そらる不知该感谢还是怎么样,怀揣着复杂的心情回到房间。


“那也就是说他们回来的时间基本可以确定了?”そらる和luz交代过后,luz略一思索得出的结论。

“诶?”

“他们的身份我们大概也都猜得到,总归八九不离十。钱他们应该不会差,那既然只预付了这几天他们应该可以在那天回来。”

そらる可不像luz那么乐观派。まふまふ是谁?一个自己待在家一天都不知道要吃饭的人!自己一连不在他身边好几天这人还会不会好好吃饭,估计熬夜也没人催着他睡觉了吧……

“别胡思乱想了そらるさん,要相信まふまふさん和kainちゃん啊。”

“啊……”突然被点名让そらる一下子回过神来,“等下你叫别人都那么肉麻的吗?”

“我和kainちゃん都乐意,你管我们。”


_9_


最后一天,两人不约而同都很早就醒了。

“原来你也醒了啊,luzくん。”

“倒不如说几乎没睡,凌晨才迷迷糊糊睡过去一小会儿,可能是想想能见到kainちゃん太兴奋了吧。啊我现在这副糟糕的样子该怎么见kainちゃん啊…绝对会被他担心死的。”

luz揉着头发自言自语着去了卫生间,剩そらる一个人在床上握着已经不太好玩的手机。手上突然震动吓得他一抖掉了手机,拿起手机,屏幕上是久违的来电显示。


“そらるさんおはよ!”

“まふまふ?是你吧まふまふ!一个人擅自跑到哪里去了居然也不和我讲一声,你知道我急得快死了吗!你……”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挤在同一部手机边上的まふまふ和kain面面相觑,不知道那边是个什么状况。

“咦そらるさん?你是…哭了?”

听筒那边隐约传来了luz的声音,kain一下子振奋起来凑近手机:“luzくん!”

“kain…kainちゃん?!”


そらる随便擦了擦眼泪打开扬声器。

ま:そらるさん你刚才是哭了吧,太难得了我居然不在。

そ:没有。

kain:我都听到luzくん说了哦,luzくん是不会骗人的哦。

luz:没错我亲眼看到的。

そ:你们……(欺负老年人

kain:我们现在在回来的路上,中午之前应该就可以到了,你们在房间里乖乖等好我们!

ま:そらるさん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

そ:谁想见到你啊……(教科书式傲娇

luz:そらるさん一点也不坦诚,过去几天急到生病的那个人也不知道是谁呢。

そ:luzくん不也一样,拿到信翻来覆去看了好久都可以背下来了吧,还做出了闻信纸这种痴汉行为。

luz:∑(゚Д゚)

kain:哇啊luzくん你……

luz:kainちゃん你听我解释……

ま:没关系的我替kain理解了!


四个人吵吵闹闹地打完了电话,そらる脸上终于出现了放松与安心的神态。

“你看我说的吧,要相信他们啊。”


中午不到,门铃果不其然响起来。luz和そらる对视一眼,luz起身去开门。

“luzくん!”kain站在门前,得意地回头冲另一个人道,“我就说会是luzくん来开门!”

“kainちゃん……”千言万语不如一个拥抱和亲吻——当然是把まふまふ放进来之后。


比起这边一见面就“干柴烈火”,そらる这边就显得冷静得多。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一扔手里的东西向そらる飞扑过去,却没有意料之中的怀抱接着他。そらる只是扶了下他没让他俩一起摔出去,其他一点多余的动作也没有。

“そらるさん?”まふ拉开一点距离看着他,眼里湿漉漉的像是下一秒就能快哭出来。

“…我很担心你。”そらる微微撇开头不和まふ对视,“下次不许再做这样的事……还有、我没哭。”

“扑哧。”まふ笑了,像掺了蜜一样甜,“我保证没有下次。そらるさん也没有哭,那是别人看错了乱讲的。”

“嗯……瘦了。”そらる心疼地抚过まふ的脸颊,认真地皱起眉头。

“权当减肥好啦。那そらるさん……现在能给我一个亲亲了吗?”




#后记


看把“废话时间”改成后记是不是瞬间变得高大上正经了!虽然本质并没什么区别……


鉴于自己磨刀一向没有自知,所以请用评论告诉我前半有多虐(拜托了

尽可能朝虐的方向写了,总之怎么虐怎么来。以致于后半部分还有点收不住脚不知道该怎么甜回来。

不过最后一句まふまふ好可爱啊(自卖自夸

先虐后甜还要两个cp在同一篇里真难写,点文的小可爱都太会给我出题了。我也算是练习自己吧。


标题所谓的“官方直译”其实是木风的口头禅,一旦需要安慰别人什么的。因为我觉得万事总有个出路的,面包总会有的。文里也是这样啊,虽然文并不是现实,但是…总会好起来的嘛。


开头把他们写的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一样……

你们应该没有人纠结药盒要怎么塞进门缝的吧……如果有人要纠结那就请当作自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好了(笑

まふまふ和kain的身份大概是情报局或者黑手党啊卧底什么的。まふまふ说“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大概就是指已经赚够钱退休了(什么鬼。总之你们可以大胆想象。


以及我发现这两对cp可以分为假名组(そらまふ)和字母组(luzkain)

也算什么奇怪的巧合吧哈哈


对了木风建了个群(818541304),大概都可以加进来玩耍(反正现在也很冷清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小可爱!能够被你们喜欢真是太好了!


木风超——想要评论的!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