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绝赞猝死-风

嗜甜者

剧情流文手(自称

想要专属画师(别异想天开了

有生之年的梦想是出本!

亲友群群号:818541304,可以一起来玩

【杂谈】可以不看的那种

八月事情有点多呢……但是开学后高三就显然不可能更文了嘛,所以要把手上预定好的五篇文赶在八月里写完。

好忙啊……作业似乎并没有写到一半,可是时间却毫不留情地过去了。它对于每个人都这样,公平又残忍。

夏天的感冒也好烦人啊。站在太阳底下一阵风吹过,明明热得直冒汗却还是感到冷。清晨起来喉咙痛到怀疑人生。
这种时候就会怀疑起活着的意义。我也遇到过抑郁的或是心里憋着难过事的人,每次我都在尽力安慰她们,拼命给她们指出光明的方向。但是一个人的夜晚我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愿相信了。
说什么会一直都在的,谁又能保证呢?世事变迁,理智思考下“永远”根本不存在。哪怕是平行线一样并肩前行,总有一个路口我们要分道扬镳。
从头到尾我都是一个人。我自知没有让人喜爱到能让人心甘情愿一直陪着我。有些人、有些事我从一开始就是争取不到的,那就…从开始就放手就好了啊。

说到平行线,这也是我一直试图信仰的爱情观、人生观。我想要写的文里的他们是平行着走完一生,这样谁也不会离谁太远。他们是独立而坚强地存在着的成年人,能够为自己做下的每一件事负责,能够担负未来。其实我不太喜欢那些软绵绵的除了糖什么都没有的文,这和我对他们的理解大相径庭。
也可能是入圈看的就是敬启太太和春君太太的文吧,口味刁起来。我想要看有着深沉感情和思考的文,我也想要写。然而我只是个半吊子。我和她们从根本上来说就从来不是一类人,这是一出生就带有的巨大区别。所以当我写不出来却一定想要写时,只能写出来半桶水一般的东西,怪异而没人喜欢。

说了那么多其实也是深夜负能而已。

谁不希望被别人喜欢呢?即使对我来说那可能是一种奢求。

———————————————————

既然都写了那么多那就顺便写写我开始写唱见同人的开始吧。

我想我可能和圈子里的大多数人不一样,我不是因为喜爱他们喜爱到了一定境界而非得提笔写下不可了(当然也不是说我不爱他们,你们放心)。我是为了一个人才开始写的,才称为今天你们看到的木风Kikaze的。这时我想中二地叉起腰,用鼓风机吹起风衣下摆冲你们大声宣扬:“快感谢她吧!没有她就没有我!”但是……有谁在乎我是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呢。圈子那么大,也不差我一个半吊子产粮的。
所以这种时候只好安慰自己:没关系,你爱着你写出来的文字就好。用爱发电,自给自足。

最后用我的口头禅来结尾吧,虽然和前面的文字毫无关联。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评论(6)

热度(7)